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老师小说  »  英语老师让我去补考
英语老师让我去补考

英语老师让我去补考

王静28岁,已婚未育,她和她老公毕业后双双留校任教。跟我中学时的女朋友王婧的名字只差一个字。

  美丽的女教师总有一种魔力,当她站在讲台上神采飞扬,成为众人焦点的时候,自然而然也让人对她在床上的表现充满好奇,想象她叫床的声音是不是跟她讲课的声音一样温和而富有感染力。

  再加上王静初为人妻,初尝人道,气质高雅,裙裾飘扬,少妇的风韵总会在课堂上让许多男生想入非非,成为众人YY的对象,连我也不能例外。我跟王静之间还有个小小的秘密,也许她到现在还不知道。我帮了她一个很大的忙。这是我一直沾沾自喜的一件事。

  电气系几个小子自作聪明,偷来实验室的一些线路和仪器组装成一个针孔摄像头,上课前安置在讲台底下,就是为了拍王静的裙底风光,被我从后排暗暗察觉。下课后王静浑然不觉,大步离去。

  因为她的名字跟我的初恋谐音,如果这样偷拍的视频在同学中流传,会让我头疼。因为高中时的女朋友王婧在同学们心中是个圣女,最多只让我亲了一下奶子,连下面都没有摸过,后来她高中还没有读完就被国外的爸妈接走了,让我懊悔不已。没有把她彻底办了,一直是我最大的心结,所以不允许别人玷污她的名誉。

  考虑再三决定为王静出这个头,虽然此王静非彼王婧。几个小子准备去收摊的时候被我逮住。假借教研组老师的名义,说获悉实验室丢了材料,要我这个学生会主席带队追查,现在被我逮个人赃俱获。几个家伙陪笑着脸把东西塞给我,说了一大通好话以后慌忙逃窜。

  我只把东西如数还给了实验室老师,说被同学借用忘了归还,而偷拍的数据被我私下保存了下来细细品赏……那天王静穿的是比较薄的纱质连衣裙和肉色的丝袜,里面穿的是无痕的白色内裤,衩分得很高,有点像T字。

  当腿打开的时候可以看到有稀薄的阴毛从两边露出,两片大阴唇被紧紧地包住,勒出一条明显的肉缝,中间隐约有点浸湿的痕迹。丝袜裹着白皙的大腿,蕾丝的边边紧贴在大腿的根部,让人浮想联翩。真恨不得立刻把她放到,掰开双腿用舌头吮吸那仅剩不多的裸露的皮肤,然后扒开内裤,用棒棒对准那肉缝一插到底。

  没有人再敢偷拍王静,但是王静似乎也有所紧觉,此后的课程里,哪怕夏天再热,她也不再穿短裙和丝袜进教室,这让很多男生都扼腕叹息。我尽量当什么也没有发生,尽管在其他场合跟她的接触时显得很自然,但总觉得她看我的眼神有一点怪,似乎背后还有什么更深的意味。

  大家心照不宣吧,嘿嘿。难道她这次找我,难道是为了这件事要跟我摊牌?

  教研大楼里灯光昏暗,因为放假基本上已经人去楼空。我敲了两记门以后,轻轻推门而进。王静坐在电脑前玩QQ游戏,看来已经等得很无聊了见我来了,示意我坐,问我要不要喝水。

  我说:「不麻烦你了,我自己倒吧。」然后去一边的饮水机处倒水,侧身见王静居然再次穿上了那件超薄的粉色连衣裙和肉色丝袜,里面应该也是白色的无痕内裤了?还有蕾丝的袜根……

  这让我无数次YY的丽人和装束如今真实地重现在我眼前,到底是巧合还是故意?突然之间我感觉精虫上脑,下半身突然有了反应,没等水装一半,就慌忙坐在椅子上。

  「岸西,你打篮球很厉害哦!今天下午我看了你的比赛。」「是嘛,老师也喜欢看篮球吗?」

  「恩,我还是科比的球迷呢。刚好你打的位置跟他一样。不过你长得比他更帅呢!」

  「嘿嘿,是嘛,看不出来呢,老师居然也喜欢篮球。」「是啊,科比次都看了。还有岸西你的,也一样哦。」「老师真会说笑,我能跟科比比么。」我喝了口水。

  「你在球场上的表现跟科比一样活跃哦。老师最喜欢那个样子的男人了,觉得很man,很powerful!」王静眯着眼睛笑,看得出那种小女人的小小满足感。她关了游戏,起身款款走过来,在我旁边的椅子坐了下来,然后搭上二郎腿,膝盖以下笔直纤细的小腿、黑色的高跟鞋在我前面耀眼的晃悠。

  虽然在视频里看了无数次,但真人如此逼近地摆在我面前,让我越发有点受不了了,为了掩饰内心的亢奋,我故作平静地说:「老师你这裙子好漂亮哦!」「是嘛,这可是我最喜欢的一条裙子,还是上次从香港买回来的。」「是啊,配上这丝袜和黑色的高跟鞋,真的很完美。」「呵呵,你倒是很会说话啊。看来岸西同学你观察女生很仔细嘛。」「是啊,其实我观察老师也很久了。只是没有太多机会单独说话而已。」「呵呵呵,是嘛?那老师可真要考考你是不是真的了。」王静笑得花枝乱颤向我射来一个略带挑逗的眼神,想来心里是在打什么主意。

  「好啊。不知道答对会有什么奖励呢?」

  「如果你答对了,老师自然有礼物送给你哦。岸西同学。」王静将上身靠过来了一点,让我闻到了幽幽的体香,浑身血液开始倒流了。

  「好啊。」

  「你知不知道老师上次穿这条裙子是什么时候?」 当然知道,视频上显示的是5月25日,此后她就再也没有穿过这条裙子。

  真是个聪明的女人,转了个这么大的圈子来套我。

  「老师好像有一阵子没穿这条裙子了,上次穿好像是上上个月吧。」我故意给了个可攻可守的答案。不过王静看起来还算满意。

  「岸西同学你果然厉害哦。你刚打完比赛,一定很渴吧,来,老师再给你倒一杯。」这就是奖励?郁闷。又要重新开始找机会了。

  刚好不方便起身,我把杯子递给王静。她转身弯腰倒水,超短的裙边高高地掀起来几乎到了肉丝袜的蕾丝袜根,我看见翘起的臀部,以及隐约可见的白色内裤,果然是无痕的。我很响地咽了以下口水,下面已经硬了。真想扑上去。

  「岸西同学好像找了女朋友吧。」

  「是啊,老师连这个都知道?」

  「呵呵,老师是你的粉丝啊。有女朋友打球时还有这么好的体力,岸西你平时一定锻炼得很棒咯。」王静把水递过来,继续色色地笑,身体一前倾,又让我看到了蕾丝边的白色胸围和深深的乳沟。摆明在勾引我了?

  「嘿嘿,大概是人年轻,不知道累吧。」嘴上这么说,心里却想:开玩笑,就算再加上你,每天让我日N次,我陈岸西也不会说半个累字。

  小弟弟已经在牛仔裤里抗议了,哪有不吃腥的猫。但在冲动之前我冷静地想了半秒钟,现在还不知道,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呢。如果,她是因为那件事想整我,肯定不能让她这样得逞,先不说在学校还能不能混下去,单是跟小雪都不好交待。如果单只是小蹄子发浪,老子今天保证让你满意而归。

  「不知道老师找我什么事?」

  她对着我嫣然一笑,暧昧中带有一丝诡异,眼神果然有很深的意味:「老师还有件事情想问你。」

  哦,果然有事。「什么事?」

  「老师很奇怪,连CET- 4级都高分通过的你,为什么一次基础外语的期末考试的分数会不及格?」

  「不及格?老师不是在开玩笑吧。」

  「我也是不相信才叫你过来的。不过可以让你自己看一下你的评卷结果。」王静收起刚刚的笑容,表情不像是在开玩笑,这让我开始有点紧张了。有不及格的科目,就意味着一年的评优评先以及奖学金都统统泡汤,很麻烦。

  我跟着王静到电脑前面,凑过头去,因为凑得很近,可以闻到她身山幽幽的香味,让人心意迷乱。

  电脑显示自己的分数果然只有53,真难以置信。

  「要不要过来看看仔细?」王静似乎很理解我此刻的心情,善意地提醒我。

  「好。」因为心里太急切,没等王静的手从鼠标上抽回来,我就抓了上去,白净修长的玉手被我抓了个正着。

  「对不起」我嘴上这么说,手却迟迟不肯松开。王静缓缓地把手收了回去,又冲我一笑。

  要不是手上有点正经事,今晚你就别想随便跑掉了。

  机器人阅卷肯定没有问题,分数总和也没有问题。终于被我找到了问题的所在,后面的40分全扣,难道是我没有作答?


  王静靠着桌子站在我前面,见我半天不说话,笑着说:「怎么这样?这可不是平时趾高气昂,在球场上横冲直撞的陈岸西啊!」我抬头望了一眼王静,此时她竟面对着坐在了桌子上,撩起的二郎腿让丝袜包裹的匀称修长的双腿在灯光的映照下显得格外诱人。

  我开始猜到王静此次叫我来的目的了,她现在可是我的一根救命稻草了。不然她早在网上公布了。难道早已知道我救过她一次,反过来找我报恩?我的嘴角又升起一丝不易察觉的邪笑。

  我站起身来,向王静靠过去,轻轻地问:「老师,刚刚我猜对了答案,不知道准备给我什么奖励啊?」

  「呵呵,小坏蛋。老师只是出于关心你才叫你过来核实情况哦。别打别的主意。」看她说话的样子,一点都不严肃。少鬼扯了。

  「是啊,现在情况是我的无心之过。老师肯定不忍心我那么凄惨是不是?成绩刚出来,是不是还没有上网?」

  「是啊,我今晚原本想把它上传来的,刚刚好像网络出了点问题。不过看到你的分数好像有点奇怪,所以才想叫你过来问一下的。不知道是我运气差还是你运气好。」王静微笑着迎合我的接近,幽香扑鼻。

  「那一定是我运气好咯,碰到您这么好的老师!」我把嘴凑到她的耳边甜言蜜语。小小的伎俩,其实也许偌大一个教研大楼就我们两个人。

  「呵呵,老师好在哪呢?」王静居然把双臂环过来绕在我的脖子上,回答不置可否,不过从她的笑声中我听出来买卖似乎谈成了一半。

  「老师哪里都好呢,一直是学生的梦中情人!」我几乎凑到了她的唇边,眼神似乎要把她化掉。

  「那今晚就当给你个补考的机会了。」王静闭上了眼睛,下颌抬起来,说话的声音变得很轻了。

  「那我开始考试了哦!」说着我就吻了下去,手开始在她的大腿上不老实的滑动。

  「小坏蛋!」王静说话的语气开始变得柔软,呼吸变得急促。她把舌头搅进了我的嘴里,全身也软软地缠在我身上。

  我分开她的两腿,把裙裾撩到腰际,顺着丝袜向上,在大腿的内侧抚摸。

  「啊……再上一点。」

  我再向上摸索,开始触到了柔软的阴毛,开始隔着内裤,在她的阴户来回抚摸,问:「是这里吗?老师。」「坏蛋!快,把内裤脱掉,湿了……」这么快就湿了?我把手探进去一摸,果然湿了,甚至把内裤都透湿了。真难想象这跟在讲台上端庄淑仪的王静老师是同一个人。可我偏不,我重新在外面隔着内裤快速地拨弄她的阴蒂,王静开始「啊啊……」地浪叫。

  「小坏蛋!不要这样啊……内裤全湿了……回去会被发现的……」「老师明明自己知道要湿掉,为什么还要穿内裤呢?」原来还在想着回去怎么向老公交差,我根本不予理会,故意用手指从外面往穴里扣,让内裤醮满她的爱液。「老师怎么知道你这么坏呢……进来……」我拨开内裤,将中指慢慢地插入,王静的浪叫的音调开始升级了,随着下面的淫水一浪高过一浪,她的手开始在我身上游走,游过我的胸肌、腹肌,向下滑去,可能是JJ的尺度让她吃了一惊,她睁开眼睛浪笑起来。

  「来,让老师吃吃你的大JJ。」说着从桌上跳来了,跪在地上,利索地解开我的牛仔裤,连内裤一起褪下来。挺立的肉棒嗖地弹了起来,被她一口含住。

  不愧是王静老师,口技也是一流的,不仅没有一点齿感,还不时来一个深喉而且配合柔软的舌头搅住我的龟头,来回吞咽,不时发出「咂咂」的声音,真是奇爽无比。强烈的刺激让我原本没有完全勃起的JJ剧烈膨胀,达到塞得她的嘴中没有一点空间的尺度。

  「老师真的好厉害。」我干脆把椅子拖过来坐下,好好享受王静的这一绝活跟小雪的胡缠蛮干不同,王静的口舌似乎完全是针对男人的,每一个动作都刺激到最敏感的部位,而且节奏紧凑,让人欲仙欲死。

  「呜,好大……」边吃王静还不忘把味道说出来,一只手抓着我的肉棒,另一只手还不停抠自己的穴。大约KJ了10分钟,王静起身脱掉我的裤子,问:

  「爽不爽?」我点点头:「被老师吃得很爽。」「进来老师这里会更爽哦!」说着穿着高跟鞋的玉脚,踩上椅子的两侧跨到我JJ的上方,把内裤拔到一边,把龟头对准她多水的蜜穴,照直坐了下去。大概因为肉棒被她舔得湿透,而穴里也充满了蜜汁,经过充分的润滑,这么一坐就一插到底了。

  「老师下面好紧,好爽。」王静果然是个很会保养的女人,不说外表,光是性器在婚后的好几年里都保养得这么新鲜,而且一股熟女的味道还有娴熟的性技巧,真让人欲罢不能。

  我把她裙子及胸围的肩带卸两边,两只灵巧的玉兔,顿时在我的面前上下扑腾,被我抓住其中一只一口咬住。「好胀……好舒服……」王静抓着椅背支撑自己的身体,快速的上上下下,吐气如兰。我抓住她的两片丰臀,并用力向两侧掰开,使她的蜜穴,更加暴露于我的枪炮之下,只听到「滋」地一声,又一插到底了。

  「啊……」王静又发出一声满足的叹息,「不行了,要来了……」「老师,补考算不算通过了?」我趁火打劫。

  「小坏蛋!还没通过了。快。快点……要爽死了……」王静闭着眼睛急促地浪叫。

  小骚货,今天小爷愣是要把你彻底灭了,看你还敢跟老子唱反调。

  「老师,是不是要我这样插你的骚穴才能通过啊?」「恩……用力……再用力一点……啊……」

  我掰着丰臀,配合她扭动的节奏,狠狠地把硕大的JJ刺进王静浪穴的最深处,次次顶到了子宫。不一会儿,感觉一股滚热的淫水浇在我的龟头上,淫穴的吸力发生了巨大变化,王静开始疯狂地扭动身体,披着的长发都甩得老高。

  「来了……来了……啊……」这样折腾了约1分钟,大概是高潮让王静耗尽了全身的力气,她像块肉泥一样趴在我身上,香汗淋漓,气喘吁吁。

  「老师,我还没考完呢。」王静伏在我身上休息了几秒钟,又开始恢复了神智。我抱着她从椅子上站起来,放到对面的桌上,她一把将桌上所有的书物扫掉仰面躺了下来,肉丝的双腿高高地抬起来在昏暗的灯光里反射着诱人的色彩。

  我抓着她的双腿,收缩着自己的腰肌控制雄壮的JJ在王静的浪穴里抽插来回。

  「要……要……用力……」

  「要这样吗?」我突然发力,猛地将肉棒没根刺入,插得王静尖叫起来。 「岸西,就这样插我……要快……」「还可以插得更深更快,老师要不要哦?」

  「岸西……老师知道你好棒快让老师更爽一点好吗……快受不了了……」我让她双手把裹着丝袜的腿扶好,自己抓住她水蛇般的细腰,掰动她的身体迎合我凶猛的抽插,频率开始慢慢地加快。

  「不行,小坏蛋。我要去了……啊啊……」王静的浪叫在整个办公室回荡,看来是高潮迭起,爽得没边了。

  「老师,这次补考的表现满意吗?」

  「满意……岸西太棒了……呜!—— 还要……」王静闭着眼睛,不知道是淫声浪语还是在回答问题。

  「能打多少分?」

  「99,不,100分……」

  达到目的后,我又狠狠地插了她数百下,觉得小腹精虫涌动,叫道:「老师我要射了……」

  「快给我……射。射到里面……」在她的浪叫声和淫穴的双重夹击下,一股滚烫的精液喷射而出,穿过紧紧的阴道,灌入她的子宫深处。

  拔出肉棒后才发现王静一直没有脱下的内裤因为见证了刚刚真枪实弹的激烈肉搏,已经被她的淫水和我的精液浸得面目全非,让我不由偷笑出来。

  「老师,射在里面没问题吧?」

  「傻瓜,老师就是因为不想要孩子,所以上了节育环。射在里面的感觉是不是很爽啊?」

  「爽啊。老师的功夫很厉害哦,是跟老公练出来的吗?」「他啊,整天就会摆弄实验室里那些破玩意,要我陪他练,估计会被他改装成新型的绿色节能环保冰箱都不一定。不过话说回来,岸西同学你的功夫才厉害呢。是老师认识的最厉害的一个!」

  「哦?老师跟很多人做过吗?」

  「呵呵,不多啊,以前的男朋友,还有现在的老公。岸西,你可是老师见过的最色胆包天的学生了。」

  「我其实喜欢老师很久了。不知道刚刚补考算不算数呢?」「呵呵,一次补考怎么能算数呢,老师要留着以后跟你慢慢算的……」「呵呵,求之不得呢。」

  【完】